香港米埔湿地:当开发商瞄准水鸟天堂

在香港米埔自然维护区,能够看见中国深圳的天际线。
在香港米埔自然维护区,能够看见中国深圳的天际线。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香港——在两座人口总数为2000万的特大城市之间,卡着东亚最重要的一片湿地之一,在那里,珍稀的鸟类在传统的虾池间歌唱。抬头看,在这片田园风情之上,中国深圳密集的摩天大楼赫然屹立,近得简直触手可及。南面的山丘,挡住了看见九龙和香港岛拥堵街道的视野。在香港西北的这个角落里,成千上万的鸬鹚、苍鹭、白鹭、鹬和其他鸟类,包括濒临灭绝的物种,比方黑脸琵鹭,每年冬天都汇集在一同,以泥沼地为生。桉树沿着虾池和鱼塘排列出一条小路,那里的小餐馆提供当天收获的食物。关于来自香港的观鸟者、骑行者和一日游游客来说,这片湿地提供了喘息的时机,远离城市拥堵人潮,即使鸟鸣经常被左近工业区锤子的叮当声和倒车的滴滴声打断。

但在这个地价位居世界前茅的中央,购物中心和公寓楼比贝类更有利可图,而且开发商对这里的兴味越来越大。“几年以后,这里将全都变成住宅楼,”在南生围四周骑车休闲的32岁叶家杰(音)说。这是一片400英亩(约合162公顷)的湿地,由两条河环绕,遍及鱼塘和芦苇地。 “香港人只关怀经济。”湿地里醒目地挂着严惩纵火行为的正告牌,最高可达终身监禁,它提示着这里最紧迫的要挟之一:火灾。今年春天,一系列火灾烧焦了南生围的局部地域。这不是该地域第一次发作可疑的火灾,环保人士和官员们以为,这可能是人为放火,为了毁坏该地域的生态价值。

在南生围放风筝,这是一片400英亩的湿地,由两条河环绕,里面遍及鱼塘和芦苇地。
在南生围放风筝,这是一片400英亩的湿地,由两条河环绕,里面遍及鱼塘和芦苇地。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警方表示,他们正在调查,但没有拘捕任何嫌犯。去年,在一次公开听证会上,申请开发该地域的公司代表承认该公司与火灾有关。“土地一切者和环保人士之间就这片湿地的将来停止了长期的斗争,”代表该地域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呼吁维护南生围的朱凯廸说。从空中俯瞰,这片湿地看起来像一张网,在蓝色的水域四周环绕着一圈狭长地带。几个世纪以来,这片区域遍及稻田。后来从20世纪40年代开端,许多因中国的战争和政治紊乱而来的难民在这里种地,他们把稻田变成了鱼塘,赚的收入远远超越稻米。

几十年来,土地一切者不断在寻求开发湿地,只是被法院和规划机构回绝。
几十年来,土地一切者不断在寻求开发湿地,只是被法院和规划机构回绝。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几十年来,土地一切者不断寻求开发这片地域,但遭到法院和政府机构回绝。去年,出于担忧可能失去这片湿地,当地规划委员会回绝了开发商的最新提议。开发商表示会提出申述。湿地域域总面积为大约4350英亩(约合1760公顷),相当于五个曼哈顿中央公园(Central Park)。局部湿地是大范围开发的禁区,包括受维护湿地的国际条约拉母塞条约(Ramsar Convention)维护的米埔自然维护区(Mai Po Nature Reserve)。

该维护区包括传统的养虾塘,在中国其他地域,这样的池塘根本曾经消逝。这种池塘名为“基围”,它应用潮汐吸入后海湾的幼虾。然后封锁池塘,让虾在这个受维护的泻湖中生长,然后在退潮期间,经过把水抽干来收获它们。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分会在维护区内运营21个基围虾塘。虾都是在晚上收获的。

经过湿地的小径是深受步行者、骑行者和观鸟者欢送的周末目的地。
经过湿地的小径是深受步行者、骑行者和观鸟者欢送的周末目的地。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一天晚上,中国大陆的一群环保官员网走了几磅虾,然后蘸着酱油和辣椒,就着啤酒吃了虾。“那个时分有很多鸟,就来了就能够吃,由于收鱼以后有剩余的一些小的鱼、虾,他们不要了,鸟就来了可吃,”米埔维护区副总监文贤继说。 “所以他们传统的养殖方式对人类和鸟类都有益。”这个位于香港与深圳交界处的自然维护区得到了额外维护,从香港进入这里要受答应证限制,还有一个15英尺(4.5米)高的围栏,上面架着铁丝网,阻止大陆人从这里穿过。但是,有时会有人坐船来偷弹涂鱼,这种两栖鱼类是一种中药。

但左近的南生围等其他地域,就没有如此实在的维护。南生围最新的开发方案包括能包容6500人的公寓楼。这块土地由长期具有它的家族与香港大型房地产公司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Henderson Land Development)的合资公司开发,该公司表示,它将采用像伦敦湿地中心那样的形式,其中包括为一个栖息地维护项目提供资金的住宅开发项目。该项目支持者表示,南生围共有400英亩土地,拟议的开发项目自身占地不到10%,其他局部将保存为受管理的湿地。但是,环保组织反对该方案。“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开展范围并不合适该地域,”香港观鸟会的保育官员胡明川说。“这里十分敏感和共同,而他们希望建造住宅楼。”

乘坐小木船旅游湿地。有些人担忧开展的力气最终会胜出,这片土地会建起购物中心和公寓楼。
乘坐小木船旅游湿地。有些人担忧开展的力气最终会胜出,这片土地会建起购物中心和公寓楼。 BILLY H.C. KW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胡明川说,她以为任何牺牲局部湿地的方案只会滋长进一步的侵占。“我们担忧,一旦取得批准,它将成为将来相似申请的先例,”她说。

目前,该地域依然是步行者、骑行者和自然喜好者趋之若鹜的周末游览地,湿地入口间隔位于轻铁站上方的购物中心只要短短一段路途,步行即可抵达。游客能够乘坐舢板穿过山贝河的漩涡。人们经常会看到船长在船上睡觉,等着乘客登上这条最多可包容7人的小木船。它是香港独一一条横穿河流的渡轮,也是独一一条运用人力划桨的渡轮。该地域的来访者担忧,开展的力气最终胜出。“我当然希望他们保存这个中央,”骑自行车的叶先生说。“假如他们在香港四处盖满房屋,那么这里就没有什么能做了。”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